央广网

新疆分网 > 兵团分网 > 2011兵团分网 > 军垦文化 > 军垦文坛

央广网

忆家乡的雪

2016-04-01 17:07:00 来源:央广网原创

  来到新疆也很多年了,很少有时间回去,只是偶尔望着戈壁的荒凉,和那漫天的白雪的时候,还会想起,曾经的家乡,也有“雪”。

  我是生长在江南的孩子,记忆里江南的雪是稀少的。少到什么程度呢?对于我19年的南方生活里,印象中也只有两次而已。

  江南有雪,简单而圣洁,稀有而吝啬,她似乎永远也满足不了闽人那种近乎痴狂的渴望。一个稍冷的冬天,如果能有一场雪,那可真是冬姑娘送给江南最好的一份礼物了。

  江南水乡,河巷纵横,故空气中水分较多,江南的雪,与其说是雪,倒不如说是白雨来的亲切。雪天,孩子们兴冲冲的跑去玩雪,一触到肌肤便化了,好容易堆个雪球,还没打到人呢,便已消失在茫茫的空气中,留下一层淡淡的薄雾。虽然如此,但只要能见到雪,目睹那纷纷扬扬的雪花随风而下,对江南的孩子来说,也算是看了一场精彩演出了。

  不过江南人是爱雪的。

  在江南,虽然没有那种“柴门闻雪吠,风雪夜归人”的凄凉景象,但如果下雪,也似乎有那种“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氛围,几个好友,三三两两聚一聚,聊聊家常,喝点小酒,不也有一丝“寒沙梅影路,微雪酒香村”的小资情调么?

  但在北国的新疆,你是见不到那种别致而淡雅的秀景的。11月刚过,在南方树叶偏黄的时候,这里已是褪尽了枯叶,雪也开始陆陆续续的下来了。北国的雪,大气而厚重,不似南方的雪,小气而单薄。打在脸上,似乎也有一股威慑力,彰显其不变的威严和对南方人的挑衅。

  而在清晨,雪已停尽,太阳爬上了屋檐,如果在南方,老人和小孩就会兴高采烈的出门散步,享受着曝背朝天,悠然自得的雪后时光了。但在这里,雪并不是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为江南灯红酒绿的喧嚣增添一层纯洁的白色,而是一个信号,一个扫雪的信号。君可见,无论黄发或是垂髫,拿上工具,立马便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这种轰轰烈烈的画面,在江南是绝对看不到的。正如这里的民风那样热情,简约,淳朴,自然。

  我从小生活在温州,这里的冬天,温和而明朗,路过公园,甚至可以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野花,在凄冷的冬天里仍然不忘争奇斗艳。寒潮过后,气温骤降,至多也就一件风雪衣,挡挡风也就足矣了。而在这里,小资小调的着装是绝对见不到的,各种御寒设备更是必不可少,在新疆,与其说是过冬,倒不如说是御冬。

  再来谈谈江南的街景吧,12月的江南,大街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过往行人的穿着不似北方那么臃肿,仍然保持着那份不变的恬静与秀雅。如果你在大街上看到一人一身秋装,你大可不必惊吓,在江南人的心中,冬天更像是一种享受,或者根本不存在冬天的寒意。

  总的来说,江南的雪,更像一名小家碧玉,待字闺中,含蓄而清秀。而新疆的雪,粗犷而大气,更像一名关中大汉,手持大鼓,高唱大江东去,豪情万丈。两种感觉,迥然不同,期待你用心去体会,去感悟。

  忆家乡的雪,也更爱眼前真实的雪!(徐天赐)

                                          

编辑:加乘

关键词:

说两句

相关阅读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备050657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54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