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新疆分网 > 兵团分网 > 2011兵团分网 > 我是兵团人 > 人物春秋

央广网

留得馨香在人间 ——追记石河子市豫剧团程永革

2015-12-18 10:31:00 来源:兵团日报

大型话剧《兵团记忆》剧照,右一为程永革。

  台上,他是英模人物;台下,他是一位好领导、好演员。

  戏里,他唱的是一腔正气;戏外,他行的是刚直不阿,廉洁奉公。

  可是,谁会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的舞台艺术,永远地离开了他的至爱亲朋……程永革,石河子市豫剧团党支部书记、副团长,国家二级演员。

  他扮相英俊潇洒,唱腔高亢激昂,曾担任过一系列作品的男一号。

  10月25日,无情的病魔令他仅仅47岁的人生戛然而止。

  苍天垂泪,大地含悲……许多认识他的人在悲痛惋惜之余,默默地追忆他的音容笑貌,静静地回想他的点点滴滴……

  他用生命诠释“戏比天大”

  “我的父亲是一个认真严谨的人,他对工作兢兢业业,对待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尽心尽责。身为一名演员,他对艺术的演绎,总是追求完美。他经常对我说:‘只要剧场锣鼓一响,哪怕家中失火也不能空场,要以大局为重,为观众负责……’如今,《兵团记忆》获得了成功,而他却走了,成了兵团人永远的回忆……”10月29日,程永革追悼会上,儿子程琛的悼词将人们的记忆带回了3年前的那个5月。

  2012年5月,由石河子市歌舞话剧团和石河子市豫剧团联合演出的大型话剧《兵团记忆》投入紧张的排练当中。担任主演之一的程永革全身心地投入排练。

  这时,程永革已被淋巴肿大困扰3个月之久了。刚开始他以为自己的病只是普通的炎症,吃点消炎药就好了。可是排练没多久,咳嗽越来越厉害,他才重视起来。

  后来,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发现他肺部有一个米粒大小的肿瘤占位,由于病灶太小,无法确定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医生建议,不管是良性还是恶性,都应该立即实行手术切除。

  《兵团记忆》是兵团准备参赛的重点剧目,导演、舞美师、灯光师都是花大力气从北京请来的,他们只在石河子待1个月。程永革是主演之一,假如他躺倒,全班人马都要歇着。这部戏如果临阵换将,就极有可能搁浅。

  “不行,时间太紧,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耽误大家的事。”程永革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把医生开的住院手术单悄悄藏起,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排练当中。

  当时,《兵团记忆》剧组在石河子市体育馆进行排练。大夏天,没有空调,加之新刷的涂料味道较大,空气不太好,好多同志都戴着口罩排练。大家都很辛苦,但最辛苦的当属程永革。

  程永革面临着双重的压力。首先他是一位豫剧演员,来演话剧面临着跨界转换问题。他按照导演的要求一遍一遍地练习,排练中,摸爬滚打,导演让做什么动作他绝对服从,而且不断练习,力求完美。

  体力跟不上是程永革要克服的第二重困难,每天排练他都是大汗淋漓。“我们排练间隙,他总会从钢琴上的一个盘子里抓一把粉末放进口中,然后喝一口水送下去,继续排练。后来问他才知道那是他事先准备用来治病的中药粉。”石河子市歌舞话剧团话剧队队长骆汉泉回忆道。

  《兵团记忆》这部戏从排练到公演再到录制完毕,已是程永革发现病情半年之后。当年11月底,程永革才住进医院。此时,他的病情已达肺癌中期。当时的主治医生很惋惜地说,半年前的情况还属早期,那时一发现就做手术,后期的放疗化疗都不用做了。

  2012年12月6日,经过长达6个小时的手术,程永革被切掉了一片肺叶。由于癌细胞已经转移到淋巴,他还被摘除了7个淋巴。随后,程永革又进行了痛苦的化疗。然而他默默承受着,并且边治疗边工作。

  就在他术后刚刚化疗了两次时,八师石河子市接到参加兵团纪念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三周年文艺演出的任务。其中,大型话剧《兵团记忆》

  要进乌鲁木齐汇演。石河子市文体局领导找到程永革,问他能不能坚持参加演出?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能!”

  就这样,身体还很虚弱的程永革拖着病体参加了这次演出,并完美地完成了演出任务。

  演出完后,程永革浑身上下衣服全都湿透了,整个人都软了。妻子朱卫华知道这件事后,流着泪对他说“:你还要不要命,还要不要这个家了!”程永革一个劲儿地劝妻子说自己没事。

  “那场演出非常成功,许多兵团干部都是含着泪看完的。谢幕时,我见他浑身都湿透了,就问他累不累,他说‘真有点累’,我还劝他悠着点。他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演出,什么角色,他都满含激情去演绎。”时至今日,石河子市副市长乐旸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感慨不已。

  程永革曾在一份文稿里坦露心迹: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救戏如救火,好不容易费那么大劲把戏排出来,关键时刻哪儿能撂挑子。演员就是死也要死在舞台上,这是作为一个演员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戏比天大,这就是程永革的职业信仰。在他的人生辞典里,戏比命重要。

  正是基于这一职业信仰,无论是下基层还是上北京演出,无论是当男主演还是后来因体力不支饰演一些小角色,程永革都一丝不苟,认真琢磨角色,完美地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

  自1987年以优异的成绩从洛阳艺校毕业,来到石河子市豫剧团工作以来,程永革参演过几十部戏。《窦娥冤》《桃李梅》《小姑不贤》《穆桂英挂帅》《全海之歌》《兵团记忆》……在这些戏中,他成功塑造了几十个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受到了同行的好评,他曾几次获国家级表演奖,并获省级、师级嘉奖20余次。

  “他为戏而生,为戏而死,用生命诠释了‘戏比天大’这4个字的分量。”

  石河子市文体局局长黄海这样评价程永革。

  “当干部就应该肯吃亏”

  程永革走了,可他经常在八师石河子市廉政晚会上演唱的《吃亏歌》,却牢牢地印在了广大党员干部的心中。

  今年1月份,石河子市豫剧团排演的大型现代戏《我的娘我的根》公演后深受市民欢迎。随后,全团又赴河南省许昌市参加“黄河杯”戏剧大赛,包揽了这次演出的特别奖、组织奖、编剧奖、导演奖、作曲奖、舞美奖、灯光设计奖,演员一、二、三等奖所有奖项,并首次在河南省多地进行了巡回演出。

  这次参加“黄河杯”戏剧大赛大获全胜,程永革因身体原因没有参加表演,但他甘当人梯、甘于奉献、不怕吃亏的精神感动着身边每一个人。

  演出前,程永革带领豫剧团的舞美队队长翟双宝和另外一位同志先去河南打前站。

  到了郑州就像打仗一样,他们连顿像样的饭都没吃过,联系住宿,联系车辆,还要自己装卸道具。一卷地毯一两百斤重,3个人扛,就算是小伙子也吃不消,可是程永革竟拖着病体带头上。待到把地毯扛上车,程永革累得脸色煞白,汗珠子顺着脸往下流。

  在巡演中,程永革和团长陈文忠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每转一次场,他们就跟着装车卸车,等到舞美、灯光都到位了,才去休息一会儿。

  程永革时常感到身体不舒服,可他前面几场还要当群众演员。每一场演出,他和陈文忠还要承担换布景的工作。有一天忙完回到宾馆已是凌晨。他说不太舒服,陈文忠劝他赶快住院检查,他说再等一等。直到剧团到驻马店演出时,他才去医院检查。

  回忆起自己的好搭档,陈文中眼圈红了:

  “从河南巡演回来后,他又接着带队参加‘三下乡’巡回演出。今年2月,《我的娘我的根》申报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资助项目,我去文化部进行项目答辩。我离开后,所有的工作都压在了他身上。适逢年节期间,演出任务也重,他带着队伍下团场、走基层,一边吃着药,一边慰问演出,直到躺倒时,一直没有脱离工作岗位……”

  程永革的工作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当别人在休闲娱乐时,他还在排练场上排练;当别人共享天伦之乐时,他却在社区连队演出;当别人进入梦乡时,他在挥汗如雨地重复着某个单调的动作、练唱着一段怎么也满意不了的唱腔……“作为党员干部,能吃亏,树立的是推动工作的形象,是人民群众愿意跟着你去推动工作的形象。无论做演员还是当领导,我认为只有真心付出,不怕吃亏,学会吃亏,最终才能凝聚人心,干好工作。”

  “当干部就应该肯吃亏!”程永革践行着他的诺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是公家人,亏了自己,也不能亏欠大家”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叫程永革,今年46岁,是石河子豫剧团党支部书记,身患肺癌两年。由于长期化疗及中药调理,身体产生抗药性,癌细胞已经转移。我听从医生建议进行靶向治疗,抑制癌细胞扩散,可是治疗费贵得吓人,一个月就需两万元,且必须持续用药。该药不属于医保范围,根本不是我现在经济状况能承受得了的,我心理上担负了很大的压力。病情需要药物来控制。妻子是下岗工人,收入甚微,儿子上大学一年级,每年的学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父亲于今年去世,母亲虽竭力相助救济,杯水车薪远远不够。考虑到家里实在困难,特此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困难职工补助,希望予以审核批准!

  此致敬礼!

  申请人:程永革

  2014年12月19日

  这是在程永革遗物里发现的一封困难救助申请书。可是,它只是静静地躺在他的办公桌抽屉里,并没有递交给上级部门。

  人们不知道程永革当初是经过怎样的思想斗争才决定写下这份申请的,也不知道他最终又是经过怎样激烈的思想斗争、怎样痛苦的内心挣扎,而放弃申请的,但我们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名共产党员的选择!

  其实,在身患癌症的这三年多时间里,程永革过得很苦很苦。

  为了治病,他四处寻医问药,吃了很多中药。从2014年起,他听从医生建议,进行靶向治疗,一个月药费就得两万元。为了缓解经济紧张的局面,程永革开始在8小时之外找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有时候每个星期接3场婚礼主持。20分钟的婚礼,他主持下来已是大汗淋漓。

  程永革的妻子朱卫华的手腕上清晰可见一块紫色斑痕,那是程永革因病痛难忍紧捏着妻子的手腕时留下的。

  朱卫华说:“永革非常坚强。癌症晚期是很痛苦的,可是永革从不哼一声。实在疼得不行,他会抓着我的手,捏得很紧很紧,脸都疼得扭曲了,可他连呻吟一声都没有。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痛苦自己承受,欢乐留给大家,从不给别人添麻烦。”

  2013年4月,团里老同志的子女得了重病住院,向程永革借钱救急,程永革毫不犹豫就借了1.3万元,而那时他自己也很不宽裕。病重期间,团里另一位患病的同事芦俊英去看他,他还牵挂着,不断提醒芦俊英要早去看病,不要拖延病情……程永革离世时,工资卡里仅剩下8000元。

  在自己短暂的47年的人生大戏里,程永革一丝不苟地扮演着自己,宁可亏欠自己,从不亏欠大家。他爱岗敬业,为艺术献身,却亏欠了自己的小家,亏欠了爱人和孩子。

  程永革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儿子程琛。

  程琛说:“我知道父亲是爱我的。虽然他没有给我留下多少物质财富,但是他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宝贵精神财富。父亲教导我‘老老实实做事,堂堂正正做人’,我一直都牢记在心间,他的高尚人格将影响我一生。父亲虽然走了,可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采访中,几乎每一个受访者都说,他好像没有走,还在我们身边……绿洲戏魂踏歌去,人间一缕馨香留。

    (文/邱海虹) (编校/高凡)

编辑:张雷

关键词:留得馨香在人间;——追记石河子市豫剧团程永革

说两句

相关阅读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备050657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54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