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新疆分网 > 兵团分网 > 2011兵团分网 > 我是兵团人 > 人物春秋

央广网

兵团精神永不熄灭 沙海之畔熠熠闪光

2016-03-29 12:47:00 来源:兵团日报

  作者:马春燕
  

    原标题:兵团精神在沙海之畔闪光

  初春的十四师四十七团,虽然经常沙尘满天,但阳光已经有了温度,绿芽悄悄露了头。团场机关办公楼前的广场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庄严屹立。走进四十七团纪念馆,四十七团的历史就在一张张照片、一件件物品中生动地铺开。而这些历史,和一群人紧紧相连,这群人就是四十七团老战士。

  目前健在并居住在四十七团的老战士仅有四人。现年89岁的老战士董银娃是其中之一,他算是四人中身体状况最好的。可乍一看上去,董银娃的身体状况是最糟糕的,因为他的右眼受过伤,他要不停地擦眼泪。董银娃的家史是兵团屯垦戍边史这条大河中的一朵小浪花,从他的人生历程可以理清一个团场的发展脉络。

  盼能吃饱肚子

  董银娃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没上过一天学,父亲过世得早,家里四个兄弟姐妹中,老二、老三因为出麻疹发高烧相继离世。他和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弟弟与母亲相依为命,度过了悲惨的童年。

  19岁时,董银娃就和定了娃娃亲的姚秀兰结了婚。当时国民党部队到处抓壮丁,有钱人家出钱雇人去当兵,考虑到一家人的生计,董银娃顶替别人加入了国民党部队。姚秀兰有兄弟姐妹六个,家里过得更苦,姚秀兰的父亲一共四次替人当壮丁,又冒着生命危险逃了回来,最后一次逃回来时,已经被打成了残疾。那时候,董银娃最大的梦想就是过上安定的生活,能吃饱肚子。

  董银娃始终记着一个日子——1949年8月26日,就在那一天兰州解放了,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属部队为第六军十六师。同年11月,他随部队进军新疆。1950年3月,第十六师进驻哈密,在奇台东大草原和北沙窝地区清剿乌斯满匪帮中,董银娃表现突出,立了功。董银娃在部队的扫盲班跟着教员识字,学习了一些文化知识。

  1954年,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了。“没有老婆不安心,没有儿子扎不了根”,在老家成过家的就接过来,没成家的可以在女兵中找。董银娃终于和姚秀兰团聚了。后来,兵团组织机务学习班,培养拖拉机手,各方面表现突出的董银娃被选上了。

  从董银娃珍藏的一张黑白老照片可以看出,20多岁的董银娃身材高大,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虽然没能见到他开拖拉机的照片,但是可以想象当时的他一定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因为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拖拉机都是从当时的苏联进口的,特别金贵,能开上拖拉机的人都是佼佼者。

  从北疆到南疆

  1957年,为支援南疆生产,七名学成的拖拉机手被分配到昆仑农场(现四十七团),董银娃就是其中之一。

  昆仑农场有着光荣的历史,是目前兵团少数几个历史可追溯到抗战时期且建制较完整的团级单位之一。1938年1月,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组建七一九团。1948年11月,七一九团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从建团到新中国成立前夕,该团经历战斗不计其数,参加过“南泥湾大生产运动”,随王震将军“南下北返”“中原突围”,解放大西北。1949年10月,二军五师十五团随王震将军由甘肃酒泉向新疆进军,同年12月5日,为了及时制止和田民族分裂分子预谋组织的暴乱,十五团奉命从阿克苏日夜兼程15天,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同年12月22日和平解放了和田。在完成解放和田的任务后,1953年,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建立新的地方政权,部队留下了一个营就地转业,成立了昆仑农场。

  董银娃就像蒲公英一样,从北疆飘到了南疆,来到了刚成立四年的昆仑农场,扎下了根。

  董银娃和其他六名战友一起坐着“ 羊毛车”(用羊毛换来的苏联汽车),在路上走了七天七夜。当时的道路状况特别差,一路上不是石子路就是沙土路,颠簸不堪。

  董银娃伸出右手,手腕是歪的,这是那次行程中落下的伤。车里空间小,人都坐在行李上,由于路太颠,一次车颠翻了,他的手着地,手腕骨折了,没有得到及时治疗。他的一个战友脸着地,半张脸被蹭破了皮,脸上全是血。

  好不容易到了昆仑农场,董银娃切实感受到了他选择的地方是多么偏远,条件比北疆还要艰苦。昆仑农场一共有三个连队,为了维稳需要,这三个连队相隔很远,分布在墨玉县各乡镇间。

  当时,董银娃和战友到了农场还没有地方住,他们挤在一间仓库里,用干草打地铺,每天晚上,老鼠就在身边乱跑,有时甚至跑到人身上。这样一凑合就是一年。

  董银娃心里有些失落,不知道哪天才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能把亲人都接过来。没过几天,董银娃失落的情绪就在繁重的工作中渐渐消散了。

  失去了右眼皮

  农场买了八辆拖拉机,拖拉机手两个人组成一个劳动小组,分成日夜两班,人停车不停。在沙包里,先是人力平地,然后用拖拉机犁地、耙地、播种,一年中只有过春节时休息一天。

  董银娃戴不惯口罩,本来扬沙天气就多,再加上在沙包地里开拖拉机,尘土漫天,工作一天下来,他的鼻孔里、耳朵里都是土。对此,董银娃很快就习惯了,也不像一开始那样一回家就急着洗脸。有时候太累了,什么都不管不顾倒头就睡。

  董银娃喜欢上夜班,因为晚上没有杂事打扰,不用一会儿修车一会儿帮忙干别的,一晚上拖拉机不停地工作,可以干不少活,特别有成就感。

  昆仑农场干部职工不分昼夜生产,后来将开垦出的4万亩良田交给地方政府。

  在繁重的工作中,董银娃最高兴的事就是到昆仑农场的第二年,把妻子、弟弟和母亲都接来了。虽然一大家子人挤在狭小的草把子房中,但是董银娃很幸福。

  没过多久,姚秀兰也成了农场的职工,种棉花、种小麦,天不亮就下地,星星月亮出来了才回家。

  风平浪静的日子没过几年,意外发生了。

  1966年冬天的一天,董银娃还像往常一样在地里开着拖拉机犁地,这次是种冬麦。拖拉机到了地头刹车时颠簸了一下,董银娃感觉右眼被什么东西碰到了,当时也没在意。董银娃回到家,姚秀兰和平常一样,把从涝坝里搬来的冰放在壶里烧化,再用筛子过滤出水里的杂质,端给董银娃洗脸。

  过了几天,董银娃的右眼周围肿了起来,又过了几天,他的右半边脑袋都肿了。这时候,大家才重视起来,把董银娃送到了墨玉县的医院。

  当时正值“文革”时期,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董银娃被安排在太平间,有个护士每隔四个小时来给他打一次针。治疗了四天,慢慢消肿了。

  后来,农场卫生院的医生给董银娃分析,可能是伤口感染了。涝坝的水是死水,人也喝,羊也喝,牛也喝,牲畜的粪便也拉在那,光肉眼看见的虫子就不少,烧开了再过完筛子都不适合饮用。

  董银娃的命保住了,右眼的眼皮没了,看东西一片模糊。从此,董银娃出门都戴着墨镜。

  闯过了鬼门关

  董银娃右眼受伤以后,开不了拖拉机了,他为此痛苦不堪。1967 年,农场有了发电机,开办了面粉厂、陶瓷厂等,加快了开发建设的速度。考虑到董银娃的身体情况,场里安排他看发电机。

  看发电机的工作比以前开拖拉机清闲一些,每天晚上生产结束,大家都睡觉了,就关掉发电机,早晨要比别人早起两小时开始发电。

  1969年,昆仑农场交给三师管理,番号为四十七团,后来由于三师师部太远不方便管理,又交给和田地区农垦局,归和田行署领导。1975年前,四十七团先后归属一师、三师管理,这期间,一师、三师为四十七团输送了大批的管理和技术人才,推动了团场的发展。上世纪70年代,四十七团职工群众的生活质量慢慢提高,草把子房换成了土坯房。最让董银娃高兴的是,团场成立了打井队,大家终于可以喝上干净的井水。董银娃忘不了第一口井水的滋味,有种甜丝丝的味道。

  这期间董银娃的四个孩子陆续出生,姚秀兰也转为了磨面工。董银娃的弟弟成了四十七团的正式职工,并且成了家。

  虽然生活还是很艰难,上有老下有小,但是董银娃特别满足。

  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上次董银娃从太平间活着出来,又要闯一次鬼门关。

  那天下着雨,夜已深,董银娃打算再过一会儿就关发电机下班。他推开门看了看天气,正想着没带伞怎么回家,低头的一瞬间看见地上有一截电线,他伸手去捡,结果一下子什么都不知道了。

  董银娃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吃惊,大家以为他肯定没命了。后来董银娃才知道,当时刚好有个职工路过,用坎土曼把子将电线从他手里打落了。

  现在,董银娃总是开玩笑说:“ 当年被电击,把身体里的病菌都电死了,所以现在身体才这么好。”不过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神情黯然,受伤的右眼又开始掉泪,他边用袖子擦眼泪边说:“我们一起来的七个拖拉机手,如今就剩我一个人,我那么多好战友都在‘三八线’里长眠。”

  “三八线”是四十七团的一块条田,后成为墓地,四周是战士们亲手栽种的白杨树。这块条田宽300米,长800米。从埋葬第一位病逝在这里的老兵至今,已有300多名老兵埋骨于这个以“三八线”命名的地方。

  正是在老战士和他们后代的血汗浇灌下,荒漠变成了良田,苦海变成了乐园。

  赶上了好日子

  阳光带着暖意,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内。董银娃和老伴姚秀兰在两张竹椅上并排坐着,晒着太阳,看着四合院里一群麻雀从一棵树上飞到另一棵树上。

  2013年,董银娃住进了这所北京援建的敬老院。敬老院的设计仿照北京四合院,特别方便老年人生活。冬天,屋内特别暖和,每套房间里有卧室、宽敞的卫生间和储物间。

  敬老院的大厅是一个室内活动的公共场所,设有一些桌椅、健身器材。冬天不能到院子里散步,老人们就在一起打打牌,在健身器材上活动身体。

  姚秀兰腿脚不太方便,董银娃为了陪老伴,也很少出来活动。

  上世纪90年代初,董银娃离休了,他没想到离休以后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董银娃离休没过几年,在兵团党委和各级领导的关心下,老战士的住房条件得到改善,董银娃搬进了宽敞明亮的砖混结构的房子,有了自来水,用上了液化气,看上了电视节目。

  自2010年北京对口援建十四师以来,四十七团的面貌焕然一新。2010年,北京市委除了援建了敬老院外,还支援十四师2000万元,在四十七团建设红枣加工基地。2011年3月,四十七团启动棚户区改造工程,总投资7200万元,安置了400余户棚户区居民。如今的四十七团楼房林立,各族干部职工群众在这里安居乐业,从各地到四十七团接受红色教育的游客络绎不绝。

  在敬老院董银娃的房间中,摆放着这些年来中央、兵团、十四师各级领导来四十七团看望慰问老战士时的合影,还有北京市委组织老战士们进北京参观,自治区党委、兵团党委组织老战士们到石河子、乌鲁木齐等地参观的合影。董银娃戴着墨镜站在老战士的队伍中,笑容灿烂。

  董银娃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他感慨地说:“也许我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我的那些老战友们要是还活着,过一过现在的好日子,那该有多好啊!

  

  董银娃在敬老院里留影(摄于1月20日)。

  

  风华正茂的董银娃(右)和孩子在拖拉机前合影(资料片)。(编校/黄瑞莹)

编辑:加乘

关键词:

说两句

相关阅读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备050657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554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